蝶恋

所有西方与东方的神明,请保佑小少年平安无事。

【晓薛/薛晓】落花有意(上)

  开篇言:
  
  1.非原著向同人。
  
  2.预警:大半篇影帝洋。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1.
  
  早就听闻兰陵的春天,是世界上是盛世美景,今日一见,果真名不虚传,不负我的期待不说,也不负世人的盛赞。
  
  晓星尘眼前的美景,心下又是一番赞叹。
  
  鸟语花香,山清水秀。
  
  兰陵非常大,晓星尘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到中心地,步行又逛了一个星期才逛完大半个兰陵。
  
  “兰陵最美丽的地方,莫过于仙督大人专门为薛客卿建造的金簪阁了。”被他询问哪里的景色最优美的老人闻言,感叹道,似是想起那惊鸿一瞥,他眼里满是光亮,与对那景色的渴望,“我曾有幸见过一眼,真是难忘啊……”
  
  “专门建造的?”晓星尘惊讶道。
  
  “是啊,你之前是身居深山的人吗,这都不知道!”路诧异的看着他。
  
  “是的,在下刚刚下山,之前一直身居山林,不曾下过山,还请小友多多包涵。”晓星尘歉意的作揖道。
  
  “仙督大人有多么宠爱薛客卿啊,那可谓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要星星摘星星,要月亮摘月亮啊。”老人仿佛又想到那个场景了,满是艳羡道,“别说在兰陵了,就连在其他地方,薛客卿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啊!”
  
  晓星尘对此颇为惊讶,除此之外就是不太相信了,但毕竟说出来不礼貌,而且他对此也不在意,便对此但笑而不语。
  
  他斟酌了片刻,又问,“不知金簪阁是……?”
  
  “听说金簪草是蒲公英的别称。”老人道。
  
  晓星尘一直很喜欢蒲公英随风飘扬的样子,闻言倒是有些惊喜了,他急忙追问道,“不知金簪阁外人可以进入吗?”
  
  “别说外人了,除了仙督和薛客卿外,金簪阁谁都进不了。”老人轻叹道。
  
  “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晓星尘不死心道,“您是怎么看到那一眼的?”
  
  “没有其他办法的。没有任何任何或其他的奖励是进金簪阁。硬闯者只有死路一条。”老人摇了摇头,解释道,“我之所以见过一眼,是因为我是完成最后一步的人。”
  
  “就连建造金簪阁都分成好几批,最后一步只有一个人,也就是我。就连布置金簪阁,和栽种蒲公英的人,都是仙督和薛客卿自己。”老人接着道。
  
  晓星尘终于死心了,失落的垂下眸,道:“那真是可惜啊……”
  
  真想进金簪阁看看蒲公英呢。
  
  2.
  
  柳暗花明,青山绿水,清奇俊秀。
  
  在这里,他第一次遇到那个小少年。
    
  “道长早上好呀,我是兰陵金氏的客卿。”他开口叫住背对着他的晓星尘,声音清脆悦耳,如同百灵鸟在歌唱。
  
  那个少年坐在一颗参天大树上,两只腿调皮的晃来晃去,一双耀眼的金眸含着笑意,嘴角噙笑,眉目如画,撩人心怀。
  
  晓星尘回眸,便看到这么一副美景。
  
  当他回眸一望,见到他笑的那一刻,晓星尘突然间明白,何为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”。
  
  “小友好,在下名叫晓星尘。”
  
  可能是因为人都有几分颜控属性,晓星尘虽是第一次见到他,但只一眼,他便对这名邻家少年郎般的小少年很有好感。
  
  “从现在起,我们就是未婚夫夫啦!你可要好好待我,可不能让我收欺负了,不然金家不会放过你的哦!”
  
  那双金眸除了笑意外,便是对他的信任,如一张情网一般。
  
  晓星尘看着那双金眸,微怔片刻,随后笑道:“小友莫说笑了。”
  
  少年站起来,对他勾唇笑了笑,便作势要跳下去。
  
  晓星尘被他起跳的姿势吓了一跳,足尖轻点,下一秒便出现在参天大树上,位置是少年的对面。晓星尘红了脸颊,却还是努力板着脸,在少年戏谑的眼神下朝他伸出手,少年会意的将手放到他掌心。
  
  晓星尘的掌心很大,很温暖,有些许因为练剑而生出的薄茧,而少年的手比晓星尘小了一些,却软软的,触感很舒服。
  
  晓星尘低眸,少年的手修长白皙,一看就是富家小少爷的手。晓星尘刚触上便舍不得放下,竟生出想握一辈子的想法。
  
  晓星尘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后,吓了一跳,下意识想甩开,少年却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,用力握紧。
  
  掌心的触感离得更紧,近的令晓星尘手足无措起来。
  
  抬眸便看到少年笑吟吟的脸,猝不及防的望进一双含笑的眉目。
  
  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
  
  晓星尘听到他心跳加快的声音,震耳欲聋。
  
  3.
  
  “道长,怎么了?”少年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  
  晓星尘这才回过神,眨了眨眼,而后摇摇头。
  
  他轻轻一拉,少年便朝他扑去,与此同时,他张开怀抱,下一刻,少年便入了他怀。
  
  虽是第一次这么做,但晓星尘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  
  怀里的少年抬眸,眉目含笑,用撒娇般的口音道,“呀,道长的这套动作很熟练嘛~”
  
  被他这么一说,晓星尘有些不好意思了,解释道:“我第一次这么做。”
  
  “哦~”少年尾音拉长,歪了歪头,笑道,“是因为要入你怀的人是我,所以道长的动作才如此熟练喽~”
  
  晓星尘脸一红,无措的看着他,嗫嚅道:“……不、不是……我、我我……”
  
  “我不管我不管,没否认就当你默认啦!”少年笑嘻嘻的道。
  
  晓星尘沉默不语,只是红着脸颊,垂眸看着眉目如画的他。
  
  少年离开他的怀抱,双手交叉放在背后,眉眼弯弯的看着他,“道长的怀抱的很宽厚,很温暖,我很喜欢呢。”
  
  感到怀中人离开后,晓星尘竟感到有些失落。他抿了抿唇,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令他心慌意乱。
  
  少年笑着朝他挥挥手,转身便消失在他的视线里。
  
  阳光为少年渡了曾光辉,他就如同太阳神一般耀眼夺目。
  
  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美景,晓星尘突然失去欣赏的兴致。
  
  毕竟,此刻在他眼里,在美好的景色也不如刚刚的那个少年郎了。
  
  4.
  
  薛洋回到房间时,看到金光瑶坐在软榻上,正在一脸无趣的把玩着手里的古玩。
  
  面前是几包上好的茶叶,另一面则放着他相对更爱吃点肉几类糖,约摸够他吃上一会儿了。
  
  “哟,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金家的小矮子啊,”薛洋坐到他身边。
  
  金光瑶放下古玩,边转手开始泡茶,边笑眯眯的看着他,道:“成美午安。”
  
  “都说了,别叫我成美!”薛洋翻了个白眼,“娘里娘气的。”
  
  “这名字有何不好?可是取自众人所爱的“成人之美”之意呢。”金光瑶眼里闪过一丝促狭,笑眯眯的道。
  
  “我呸!”薛洋又嫌弃的翻了个白眼,道,“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,不仅眼瞎品味还差的不行!”
  
  “不不,成美此言差矣,”金光瑶单指竖起,放在面前摇了摇,嘴角勾起一个略有深意的笑容,“这其中也有不少觉得这个词不怎么样的,他们不过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,才会夸赞这个词,假装喜爱他罢了。”
  
  “比如呢?”薛洋挑了挑眉,单手撑起下巴。
  
  “比如……”金光瑶笑容渐深,“苏涉。”
  
  “你新收的手下?”薛洋眨了眨眼,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,于是他歪头想了想,道。
  
  “你是有多不在意周围的人,他都在你身边跑腿好几次了……”金光瑶无奈道。
  
  “就那个长得不怎么样,还自以为很帅的不要脸家伙?”薛洋一脸恍然大悟,夸张的张大嘴巴,道。
  
  “……”金光瑶对这个形容,一时间竟找不到反驳的话。
  
  “这个家伙不仅不要脸,还总是爱装出一副“老子天下第一”的样子,”薛洋接着吐槽道,“他以为他是我啊?”
  
  金光瑶默默将泡好的茶叶推过去,不语:“……”
  
  行吧,我就静静地看着你吐槽。
  
  待薛洋终于吐槽完,金光瑶已经喝完两杯上好的茶叶了。
  
  金光瑶见薛洋说的口干舌燥,便给他添了杯他刚泡好粉茶。待薛洋喝完后,金光瑶才清了清嗓子,谈起正事。
  
  金光瑶笑眯眯的道:“新任务进度如何了?”
  
  “进行的很顺利,那傻道士对人没防备心。”薛洋嗤笑一声,“用你平时糊弄人的那些话来说,就是纯情的天真。”
  
  “那就好。”金光瑶眸光深深的看着平静无波澜的水面,“不过,凡事还是小心微妙,他毕竟是抱山散人之徒。”
  
  “我试探过他的武功,绝不比蓝曦臣跟蓝忘机他们低。”薛洋眸光渐渐诡异起来,“甚至……高于他们。”
  
  金光瑶闻言惊讶的睁大双眸,随后感叹道:“不愧是抱山散人之徒……”
  
  “武功再高又怎么样,他一没靠山,二没防备心,还是个傻得,稍微用点计谋他就完败了。”薛洋嗤笑一声,不屑道。
  
  “他毕竟是抱山散人之徒。”金光瑶对此不赞成道。
  
  “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这么说。”薛洋眸光深深,嘴角的弧度更加诡异,“那个家伙自己就是个白痴,一口一个没什么用的狗/屁大道理,一副“普度众生”的破样子,摆给谁看呢?!”
  
  金光瑶闻言,若有所思的撑起下巴,呢喃道:“也是个单纯的人吗……”
  
  5.
  
  金碧辉煌,雕梁画栋。
  
  “呀,这不是道长嘛。”背后传来一道甜腻腻的嗓音。
  
  晓星尘惊喜的回眸,那个小少年双手交叉,放在背后,站在不远处看着他,眉眼弯弯,唇若涂脂,玉面郎君。
  
  小少年朝他走近,他走的不紧不慢,步调轻快,他没走一步,晓星尘的心跳声就越大。
  
  “小道长是迷路了吗?”小少年的脚步停在一个不远不近,恰到好处的地方。他笑道。
  
  “并无,怎么了?”晓星尘疑惑道。
  
  “这里不允许外人进来的,小道长不知道吗?”小少年莞尔道。
  
  “此处是刚刚建造完吗?”晓星尘环视一周,干净的如同新建造完毕一样,于是他犹豫着道。
  
  “不是哦,金碧阁已经见了有些年头了。”小少年摇着一根手指,调皮的眨了眨眼,嬉笑着道。
  
  “那为什么不能进入?”这下子晓星尘不明白了,道。
  
  “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嘛?”小少年哈哈笑了一下,“难道没听说过鼎鼎有名的薛客卿?”
  
  又是薛客卿……?
  
  “自然听说过。”想起那些“夸大其词”,晓星尘便忍俊不禁,“没走过有人的道路,就能听说。”
  
  “小道长认为那都是……虚假传闻,不可信?”小少年皱着眉头想了想,道。
  
  晓星尘突然抬起手,朝小少年的眉头而去,却不知为何又顿住了。
  
  他抿了抿唇,微皱起好看的眉头,严肃道:“别这样。”
  
  “啊?”小少年微怔,似乎没反应过来。
  
  晓星尘重复道:“不要皱眉。”
  
  小少年愣了愣,笑了出来,眸光有些意味深长,语气依旧欢快,晓星尘却总觉得哪里变了。
  
  他说,“小道长,你真是单纯啊。”
  
  晓星尘疑惑的看着他,“?”
  
  这一刻,晓星尘突然有股奇怪的预感。
  
 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但说不出哪里怪。
  
  “这里是仙督专门建造给薛客卿的,旁人是不能进入的。”小少年道。
  
  小少年嘴角勾着的弧度,仔细看竟有几分揶揄的意味。
  
  晓星尘并没有在意含有揶揄意味的弧度,只当他是少年心性,温柔如他,体贴亦如他,并没有觉得少年心性的小少年,露出这种表情这有什么不对,因此,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少年的话上。
  
  晓星尘惊讶的微张起唇,诧异道:“嗯?这里也是禁区?!”
  
  “仙督对薛客卿可以说是有求必应,薛客卿喜欢的地方大部分都成为禁区了,约摸有五六处吧。”小少年解释道。
  
  不知道是不是晓星尘的错觉,他总感觉小少年再说这番话时,神色莫名柔和了许多。
  
  他很喜欢仙督和薛客卿吗?
  
  如诺与之相反,那为什么听到这些传言,他会柔和了眉目?
  
  一般人不应该愤怒,很有怨言吗?
  
  晓星尘霎时间在心里千般猜测。
  
  他们……是好友吗?晓星尘若有所思的看着,面前眉眼带笑,眉目如画的小少年。
  
  他们看样子,真的很要好呢……
  
  真是令人艳羡呢……
  
  一想到他们可以与小少年把酒言欢,可以对酒当歌,还可以随时相见,可以做许许多多的事,他就羡慕不已。
  
  甚至,他很嫉妒那些人……
  
  6.
  
  “薛客卿是个怎样的人呢?”晓星尘道。
  
  “小道长觉得呢?”小少年嫣的笑了起来,反问道。
  
  晓星尘沉吟了一小会,斟酌着开口,道:“应该是个被宠爱着长大的孩子吧,……他应该很幸福吧。”
  
  “是吗?”小少年垂眸,长长弯弯的睫毛,遮住了他那双璀璨到耀眼的金眸,晓星尘看不到他眼里的情绪。
  
  虽然不知道小少年眼里的情绪,但晓星尘却因为武力高超的原因,敏感的察觉到小少年的心情变化。
  
  ——他似乎不不高兴了。
  
  晓星尘意识到大事不妙了。
  
  晓星尘惊慌失措的看着垂眸不语,突然安静下来的小少年,手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放才好。他慌乱地看着小少年,本就不善言谈的他,此刻如同一个原本完好无损的人变成一个结巴。
  
  他嗫嚅着道,“我、是我说错什么了吗……”
  
  “不是哦,不管小道长的事。”小少年抬眸,嘴角勾起的,是他所熟悉的美好笑容,“我只是想起一些事……”
  
  “嗯?”晓星尘疑惑的看着他。
  
  “薛客卿确实很幸福。”小少年笑着道,话里有话,“但幸福的只是薛客卿,也只能是薛客卿了。”
  
  晓星尘困惑的道:“嗯……?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  
  小少年但笑而不语。
  
  小少年不想说,晓星尘也不愿逼他说,此事也就就此翻页了。
  
  只是谜团已经埋下,翻页并不代表谜团消失。
  
  小少年又道:“那你觉得仙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  
  晓星尘沉吟了一小会,语气有些不确定,道:“应该是个温和的……明君吧?百姓们似乎很爱戴他呢。”
  
  “你在担心什么呢?”小少年悠悠道。
  
  晓星尘被这句前后不搭的话,弄得一脸懵,“啊?”
  
  “你好像顾忌着什么,”小少年微弯手掌,一语揭破,“你刚刚的那番话,去掉了什么含有批评性的成分。”
  
  晓星尘震惊的看着他,“……”
  
  晓星尘没想到这个小少年这么厉害,竟然能看出他有所顾忌。
  
  “我一向是个随心所欲的人。”小少年笑眯眯道,“我刚刚突然一时兴起,想看你震惊的样子,于是就那么说了。”
  
  晓星尘莞尔一笑,忍俊不禁,“当真是……”
  
  “当真是什么?”薛洋道。
  
  晓星尘莞尔道:“并无。”
  
  “哼。”薛洋也不在意,哼笑一声便转移话题了。
  
  当真是……少年心性,可爱至极。
  
  7.
  
  他们分别时,他听到不远处的小少年轻声呢喃着什么。
  
  声音似悲似伤,似忧伤却带笑,又似乎只是一句不咸不淡的日常玩笑。
  
  “幸福的是风光无限的薛客卿,不是少年郎薛洋啊……”
  
  ……少年郎薛洋?
  
  薛洋……?晓星尘若有所思。
  
  这个名字有些耳熟,他好像……在哪里听过。
  
  只是……晓星尘转身,望着薛洋的背影。
  
  只是,这话怎么听上去很奇怪。
  
  好像……有自嘲的意味?
  
  而且这背影,怎么那么孤寂呢?
  
  晓星尘不明白,更想不通。
  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♡答应小殇殇的虐晓星尘,比心♥♥~
  
  ♡虽然我觉得不虐,毕竟玻璃心的人写不出太虐的嘛……
  
  不过真的已经尽力啦!
  
  ♡一开始想写晓薛的,结果这章的后续不知怎的就成无差了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