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恋

所有西方与东方的神明,请保佑小少年平安无事。

【双黑】别哭,我在。

  0.

  

  那个小孩一直在哭泣。

  

  从他遇到他那一刻起到现在,从未停止过。

  

  中原中也很想让他露出笑容。

  

  让他露出开心的笑,真心实意的笑。

  

  因为那个小孩,名叫太宰治。

  

  1.

  

  这个空间没有多少光亮,光线昏暗,也不大。

  

  中原中也伸出手,不见五指。他微阖双眸,听不见任何响声,他睁开双眸,惊觉阖双眸与开双眸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

  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。

  

  是敌方的异能吗?想到这个可能,中原中也得心微沉了沉,谁能进入港口黑手党的干部的房间?

  

  他进来后一边小心翼翼的摸索着走,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幻境。

  

  ——似乎没有什么值得观察的,因为这个空间除了黑色与灰色外,别无其他。

  

  难道是为了降低我的警惕性?中原中也这么猜测,总不可能是想玩捉迷藏吧。

  

  他走了一会儿,就在他无比烦躁之际,他看到了一个发光的身影。

  

  中原中也心下一惊,顺着哭声走去。

  

  期间没有任何阻碍,这个空间似乎除了他和哭泣的人外,什么也没有。

  

  2.

  

  那个孩子眸光潋滟,一滴一滴的泪水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。

  

  空间没有地面,只有永无止境的黑暗,那些眼泪甚至不知道去了何方——除了黑暗,别无归宿。

  

  透明与黑暗相结合,相斗争,最后黑暗获得了胜利。

  

  或许透明本来就没有抗争的想法。

  

  就像小孩给他的感觉一样,死气沉沉、迷茫、孤独、诡异、阴森。

  

  小孩闻声看过来,明明他们四目相对,中原中也却有种那个孩子并没有在看他的感觉,因为那双鸢色的眸子空无一物。

  

  无光,无物,亦无他。

  

  中原中也突然就僵在原地。这个气息有些熟悉,这分明就是太宰治的气息。

  

  “你也找不到路了吗?”小孩歪了歪头,动作僵硬,就像机器人一样,他的声音稚嫩,平淡无奇,没有丝毫波澜。

  

  “迷路?”中原中也不解的道。

  

  “嗯。”小孩轻声道。

  

  “这里是哪里?”中原中也皱眉道,“你又是谁?”

  

  “那你又是谁?”小孩没有回答他,而是反问道。

  

  “我叫中原中也。”中原中也道。

  

  “……”小孩静静地看了他几秒,看的中原中也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时,他才道,“我是太宰治。”

  

  “!!”中原中也瞳孔一缩。

  

  中原中也急忙跑过去,小孩的面容渐渐地清晰起来。

  

  精致的五官、满身的绷带、被遮住的右眼。

  

  ——这是缩小版的太宰治。

  

  3.

  

  看着距离只有短短三米的缩小版太宰治,中原中也一时间有些无措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这个太宰治一直在哭泣。

  

  他哭的无声无息,什么动作也没有,什么表情也没有,如果不是泪水一直在滴答滴答的流下,没有人会知道他再哭。

  

  太宰治也会哭吗?

  

  记忆里的太宰治,一直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欠揍的语气,或面无表情,或玩世不恭的表情。

  

  太宰治就像以欺负人、恶搞别人为乐一样,中原中也每一次都会被他轻易激怒,除了工作时必要的认真的对话,他们两个都在争吵。

  

  印象里太宰治,是不会哭的。

  

  或者说,他不会哭,不会伤心,不会生气,不会……他什么也不会。

  

  中原中也从未见过他伤心和生气,那个人就像没有这个功能一样。

  

  而面前的太宰治完全不一样。

  

  他全身都在诉说着悲伤,似乎在用尽所有力气哭泣。

  

  如果这真的是太宰治……中原中也想。

  

  原来太宰治也会哭吗?

  

  4.

  

  中原中也与缩小版太宰治,一个僵在原地,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好;一个沉默不语,不知在那想些什么。

  

  两人相顾无言。

  

  得说些什么。中原中也想,必须说些什么。

  

  中原中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,他就是有这么种预感,他要和这个孩子说话,什么都好,只要能搭上话。

  

  可是,说什么好?

  

  中原中也心乱如麻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  

  他好像不会说话了。

  

  “喂,”片刻,中原中也得话语系统终于好了一般,终于找到了个还算合适的话题,“这里是哪里?”

  

  “……”太宰治不言。

  

  中原中也真的很怀疑面前的人是不是太宰治。

  

  如果是太宰治,那他现在应是一副笑颜,而不是现在这幅泪流满面的样子。

  

  他还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  

  这个空间漆黑一片,为什么面前的小孩却在发光?

  

  如果不是太宰治在发光,他根本不可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一眼就看见他。

  

  中原中也非常确定面前的人就是太宰治,因为那股奇怪的感觉只有面对太宰治,他才会有。

  

  无论是什么时候的太宰治。

  

  黑手党时期的太宰治、武侦时期的太宰治,亦或是现在的孩童太宰治,那股感觉都没有丝毫变化。

  

  暖暖的、涩涩的,那股感觉太过奇怪,他根本描绘不出来,这令他抓心挠肺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

  5.

  

  “这里,是只有我一个人的世界。”

  

  就在他沉思时,小孩开口了。

  

  声音平淡无奇,没有丝毫波澜,说出的话却令他心头一震,密密麻麻的疼痛感遍布全身,令他呼吸都异常困难。

  

  “这里……只有你一个人?”中原中也开口道,声音干涩,干涩到说句话都艰难。

  

  永远都一个人,是什么概念?

  

  一个人面对永无止境的黑暗,又是什么概念?

  

  明白这是什么概念后,又是否能明白那是什么感受?

  

  “嗯。”太宰治颔首道,“一直以来,我都是一个人在这里。”

  

 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!中原中也被这句话震的几欲崩溃。

  

  “……”中原中也深呼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下来,“没有人陪着你?”

  

  “没有。”太宰治眨了眨眼,歪头作出思考状,“如果黑暗和眼泪算的话,那我身边有无数个不知名物体陪伴我。”

  

  又是这股感觉,中原中也咬牙切齿,心为什么这么疼啊……

  

  怎么形容这股感觉?就像有无数根细针在扎你的心脏一样,疼的喘不过气来,就连轻轻呼吸一下,都会伴随着密密麻麻的疼痛。

  

  别哭了,中原中也在心里默默地道,我的心好疼。

  

  6.

  

  怎么和小孩子相处?

  

  中原中也的头因为这个问题而突突的疼。

  

  他用力揉了揉太阳穴,那股疼痛才消失了。

  

  要不和他玩玩具?中原中也认真的思考这个文图的可能性。

  

  答案书否定的。因为这个空间连水都没有。

  

  对啊——中原中也猛的意识到不对。

  

  这个空间什么都没有,那他吃什么喝什么?

  

  看着泪如雨下的太宰治,中原中也默默地开始思考靠喝眼泪能活下去的可能性。

  

  “喂,”中原中也实在是无法对一个孩子喊出“青花鱼”这个称呼,“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?”

  

  中原中也尽力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,他觉得他这辈子所有的温柔,应该都聚集在这个不算亲切的笑容上了。

  

  “朋友?”太宰治歪了歪头,似乎有些迷茫,“朋友是什么?”

  

  ……???

  

  中原中也得笑容僵了僵。

  

  “朋友是有困难的时候帮你一把的人;是你感到悲伤时耐心的听你诉说的人;是你跌落低估时拉你一把的人;”想到他的那群可爱的朋友,中原中也不禁露出了一个温柔,“朋友是你一生的财富。”

  

  “我不需要朋友。”太宰治垂眸道。

  

  “什么啊,怎么可能,”中原中也撇了撇嘴,“每个人都需要朋友啊!”

  

  “我一直都处于低谷,已经习惯了。”太宰治轻轻摇头道。

  

  “……”中原中也顿时语塞。

  

  太宰治双眸暗淡无光,中原中也与他对视,那双眸子里没有他的倒影。

  

  无光无物亦无他。

  

  无论是这里的太宰治,还是外面的太宰治,眼里都不曾有他。

  

  太宰治,我一直都想问你,我在你心里,到底算什么啊??!难道……真的只是一只任你呼来唤去的小狗不成?

  

  “听着,太宰治,”中原中也越想越生气,最后怒极反笑,半蹲下来,一手搭在他纤细的肩膀上,一手挑起太宰治的下巴,强迫太宰治与他对视,一字一顿道,“我中原中也一定会成为你的朋友。”

  

  太宰治眸光微闪,讶然的看着一脸坚定的中原中也,似乎为这个举动感到惊讶。

  

  紧接着,太宰治的注意力被中原中也如天空一般,蔚蓝色的双眸吸引住了。

  

  这双眼睛真好看,太宰治想,就像蓝宝石一般耀眼。

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(1).

  

  “不是太宰治会发光,而是在中原中也得眼里,太宰治在发光啊。”

  

  (2).

  

  大概有两部。第一部是让太宰治不再哭泣,第二部是让太宰治露出真心实意的笑颜。

  

  (3).

  

  太宰治救赎了中原中也,中原中也跑到太宰治内心世界救赎了太宰治。

  

  (4).

  

  我的文都没有大纲,写的时候删删减减,有没有buy、有没有错别字,是否手滑,这几项目前都不敢保证。

  

  (5).

  

  结局HE(√)

  

  甜向(?)

  

  无虐(?)

  

  (6.)

  

  下一章大概是中原中也带孩子(划掉)太宰治的温馨又不失解读的故事?

评论(6)

热度(103)